ɑ襟メ芷

浅唱:

忘川。

生命……至为灿烂至为珍贵……而又永不重来……身为偃师,万望敬之畏之,珍之重之……

(画的时候好难过每每想起被补刀心里都一阵痛……)


(后面是过程图,图多爪机慎点)

之前有人私信我想看摸鱼过程图,所以做了个简单的教程。

(其实真的很简略……画着画着就忘记了截图,不过把关键点都用文字打在上面了,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第一张是略调色了的版本)

--------全程BGM《车站》-李健----------

【4.8再次补更:

通宵又看了一遍全对话……里面好多地方有些错误……待我有时间之后再更正吧……


【补更:

最近回忆起来古剑二,又被虐到(虐点恒久远……)

谢衣每每在沈夜十二点之后,从记忆中浮现出来虐到我……

(才发现居然打错,其实沈夜 就是繁体版的沉夜啊)

就说说对三谢之间来龙去脉的个人看法吧。

(当时心抱各种疑问,翻完了各大论坛的分析贴,作为一个考据癖原著党,感觉得写点啥……)

1. 谢偃,也就是2.0,倾向于认为是收纳了谢衣1.0死亡时散逸的部分魂魄。

首先,无异一直没有察觉的,沈夜也觉得有些奇特可笑的,是偃甲人一直以谢衣的身份维护他人,以谢衣的身份收徒,以谢衣的身份赴死。

换句话说,偃甲人很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独立的偃甲,无论是机械AI设定也好,还是在冥思盒的基础上自我发展也好,从游戏的各个角度(沈夜的对话,生死之间的幻象),都没有严格印证出它发展了属于自己的独立人格(虽然经常看手上的纹章),意识到了自己并不是谢衣,而是另外一个个体。相反的,除去些许性格上的木讷,从"道"的层面上却履行了谢衣1.0的轨迹。

所以这真的是偃甲有了偃甲灵么?还是偃甲灵太过巧合?即使化灵也与谢衣一模一样?

必须得说,这里的确存在一种灵或者类似魂魄的事物,不然无异和阿阮在生死之间所见幻象则无依无凭;以及苍穹之冕里谢衣1.0本尊所说:我们总算是相见了。而收徒是2.0所做的事情,却被1.0所知道和承认了。

当然可以说是他俩的幻觉,但是根据古人“魂魄入梦”的观念,苍穹之冕里梦境里的谢衣1.0的互相佐证,夏夷则濒死幻觉里温留的互相佐证,以及俩人幻觉的凑巧……

那么这里的化的灵又是什么?是魂魄的一种?又由什么化来的呢?


姑且不说游戏里不停反复地强调,以人之力创造魂魄是多么不可能,即使众神也没有办法,神农都会失败,只有女娲能够牵引天地灵气形成命魂,而其余二魂七魄皆由命魂所化。

而谢衣居然以冥思盒做出来一个与真人几乎无异的AI?这个AI还替代了命魂的作用,凝结天地灵气化灵,化的灵瞒过百年间诸多偃师,瞒过无异一群人,连阿阮也只是怀疑百年之间性格大变,而从没怀疑他是偃甲不是真人……编剧仅仅只是为了反映谢衣古往今来偃术第一,巧夺天工,凑巧做出来不可能存在的事物吗……

就连谢偃2.0自己也三番五次强调,“偃术并不能真正赋予偃甲心智。无论偃甲看上去多么灵活,归根究底,不过按着偃师之命行事罢了。”“ 以我所知,人心复杂无比,并非偃术所能仿制。”

这是否是造出谢偃2.0的谢衣本尊内心的真实写照?就像忘川碎片里写的那样?

而偃甲在百年之后居然凭空化灵了,是否太过特别的巧合,太过不可能……?


忘川残片上写用谢衣通天之器删减记忆与七情六欲,只放了最重要的关于流月城和师尊的记忆以及偃术进入冥思盒(阿阮都没有放进去),并且交代躲开流月城,躲开是非,只需要将偃术传承下去……那又为何机缘巧合会在朗德现身,为何会想要西行,会觉得自己隐隐约约忘记了百年前很多事情,会想要解开“谢衣”记忆之谜?

若是像忘川残片所述,因为AI能量耗散太大跑不动太多记忆,所以干脆删了,那又为何有“隐隐约约”一说?是删了却没删干净,还是这一部分平常放在硬盘里不读?谢衣做出谢偃2.0是西行捐毒之前,但是谢偃却记得自己百年前曾西行……只是记忆中断了?站在捐毒却能“回忆”起来一些?

为何违背AI命令,与流月城对抗?为何会念着要无异去寻找昭明?

是真的化出了自己的灵,还是?


注意这里,谢偃始终都没有怀疑自己是不是谢衣。

虽然阿阮也是化灵,也一直深信自己是巫山神女,也是性格上差别很大,记忆缺失。

但是阿阮身体里是有部分昭明剑心的啊,那是巫山神女的“命魂”碎片啊。

……这又是在佐证什么?


所以,是否谢偃2.0中,其实是含有谢衣1.0的魂魄的一部分?

这样一来,很多事情都能说通了,包括2.0违背设定好的AI走了与1.0一样的轨迹,包括死生之间所见幻象,包括苍穹之冕再次相见早已死去的谢衣本尊承认了2.0收的徒弟。

我个人比较不倾向认为是谢衣制作2.0的时候就放了自己的一部分魂魄进去。因为第一,活人丢失魂魄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情,即使只放一小部分,首先自己会有问题,其次融合不见得会妥帖;第二,谢衣在忘川碎片上写着的、借2.0之口反复强调的,是对于人造命魂的失望,如果他能找到如此渡魂之法,又何须失望于不能人造命魂。

因为谢衣命陨和2.0开始活动几乎是同年,很有可能是发生了千载难遇的巧合,即谢衣重伤不治之时本应魂飞魄散,但是部分魂魄却受感召而牵绊于自己所造偃甲体内,所以初七体内也只是一部分魂魄,这点下面说。


2. 初七,倾向于认为是包含了谢衣1.0部分不完整的魂魄。

流月城的傀儡一向是个谜。华月是沈夜父亲制作的、流月城的第一个傀儡,流月城傀儡的历史并不算长,但是种类却很千奇百怪,包括华月这样根本与常人无异的,初七这样有高能体术和法术也比较自由且除了完全听从沈夜这一点之外的心智较为独立的,十一这样基本上就完全是牵线木偶但是最后还是展露了未受控制的部分的。


根据沈夜自己所述,初七是由“救回流月城却重伤不治的谢衣”被瞳用偃甲和蛊强行留存下来制成。这个过程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清楚,但根据子母蛊、初七的自由性来看,他毫无疑问拥有自己的一套完整人格,而不像十一那样基本等于听令控制者。


但是他身上却几乎没有谢衣的部分,很少、很少,几乎要看不见了。

连他自己也不承认自己是谢衣。神女墓中葬身之刻,依然以第二人称称呼谢衣是个有趣的人。



但是他却能通过三生镜看见谢衣三生的经历,能在无厌伽蓝看见谢衣的幻象。

若非有谢衣的魂魄,又怎么能看见这一切?

……又怎会在最后时刻救下无异,为了剑心而不是大祭司的命令?


那么蛊的作用又是什么?

人死本身就是一个散去魂魄的过程。很有可能蛊是模拟了丢失的某些魂魄,并且压制了其他残余的魂魄。生命的确是永不重来的,或者再加上一句话,残缺的东西不可修复。

……初七在三生镜面前,是否看到了残缺的魂魄,所以说了和大祭司一样的话?


这让我想到无异在最终战结束之后,问沈夜偃甲谢衣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正有了自己的灵魂?沈夜却说,这问题你问对人了,知道的只有我一个,但我不告诉你,你就在那里自己捉摸吧。

是否沈夜在接触谢偃的时候便已经知道真相?


以及无异知道剑灵之后总是在问禺期有没有偃甲灵,直到禺期说出剑灵是要以身殉剑才会出现,才打住不问。

……以身殉剑,是否和某些时刻很像?

沈夜也说,忘川里有一股强大的灵力流,那究竟是什么?百年都不曾消散?


很有可能,谢衣身陨之刻,命魂便已散去,所以苍穹之冕里会说,我是个早已逝去的人啊。那时谢偃逝去不长,谢衣早已沉寂百年,初七却刚在神女墓殒命。


命魂的碎片进入了谢偃,谢偃一死,自然归合谢衣,所以他同时有谢衣和谢偃的记忆。


初七没有谢衣的命魂,可能其余的魄或者其他两魂被沈夜设法困住,但是主命魂由蛊作用。

……

好吧在再次看完全对话之后我比较倾向初七保有谢衣的大部分命魂但是被蛊压制了。因为他的灵力实在太高,而聚敛灵力的能力是由魂魄决定的……也许并不是。


评论

热度(490)